華航班機上愛的事件加快MTS手機版問世腳步

    我在201311月參加德國紐倫堡發明展,因為我吃素,可能餐館沒有處理乾淨,搭機前兩天發病,無法進食,進水即吐,我的電腦放在行李箱中,遊覽車不能進城堡,我又無法和台灣的醫師聯絡,請他用我的聲音幫我遠距治療。好不容易回國前一天晚上打包行李拿到電腦,設定好就睡了,結果我的室友好心幫我將電腦闔上,等於沒跑治療軟體。隔天,勉強吃點早餐,很不幸在機場全吐出來,機上午餐也不能享用,長時間沒進食,身體虛弱,外加機上的艙壓加重我的病情,空服人員讓我吃安眠藥,因為睡著了就不會知覺到痛苦。結果我不但沒睡著,還痛到要求給我一席可以躺下的地。

    我想應該是管理階層的空服員吧!她帶我到商務艙,只有幾位旅客,空間很大,椅子可以放平躺下,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年輕女士,隔著走道靠窗邊的是一位中年男士。他可能聽見我的呻吟,剛好又到了機上用餐時間,而我可能隨時會吐出來。他要求和女士換座位。女士和空服人員不解,他說:我也是華航的員工,沒關係,這樣比較不會影響到您。女士拍拍我,希望我快點好起來,遂和男士換了座位。雖然換到商務艙,我的病情並沒穩定,我問中年男士:我可以尋求機上醫療協助嗎?中年男士幫我轉達,機上開始廣播:沒多久來了一位女士,他用熟練的手法幫我按摩,並且對我說:我是基督徒,我會為你禱告。我真的感到舒服許多,非常感激她的協助。但是沒有多久,我又再次陷入極端痛苦,機上做了第二次廣播,這次來了一位西醫師,他先幫我量血壓,生命徵狀穩定,他初步判斷是胃發炎,於是開抗生素和消炎藥給我。我服藥後疼痛有減輕,終於能小睡撐到下飛機。

    華航派專人用輪椅帶我拿行李出境,我一上前來接機的專車就手機聯繫醫生,將我的情況告訴他,他說:我是胰臟,十二指腸,胃,膽同時發炎了,再遲就出事了,醫師幫我將載體設定好,讓MTS工作,另外配了粉劑交給孩子,就去上班了,那粉劑是要讓我先能吃飯不吐,小孩在家煮好稀飯等著。因為載體用對了,再加上快到家感到安心了,我的痛苦明顯減輕一半。

醫師設定的載體學員應該都有下載,就是那碗黑壓壓的湯劑,當初醫師是用藥材共振,因為我是慣患,所以後來熬成湯劑拍照,效果更好。

    歷經這次磨難,非常感謝華航客服員,還有任職華航的中年男士,西醫師,為我按摩的女士的立即協助,讓我深刻體會到行動醫療的重要性,如果我的手機有MTS,即使在德國時我的電腦放在行李箱,我聯絡不上醫師都沒關係,我在機上也能使用。我必須加快研發的腳步,也希望日後能和手機生產商洽談手機內建MTS事宜。

    20145MTS電腦版正式問世,隨後即將到來的11月,手機版也將以更超越電腦版功能的姿態問世,再次感謝協助我的人們。

    我當時搭的班機是德國飛台北CI0062

    MTS分子標靶軟體MOLECULAR  TARGET  SOFTWARE

MTS能輔助救急伊波拉嗎?

法新社報導,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美東時間24日下午130分(台灣時間25日凌晨130分),於白宮與目前已痊癒的染伊護士范妮娜會面。越南裔的范妮娜是因為照顧美國本土第一例確診伊波拉病例、賴比瑞亞籍男子鄧肯而感染,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24日宣布范妮娜已痊癒出院。

    我在今天的報紙上看到歐巴馬接見范妮那時,還給她一個大擁抱。

    范妮娜隔離治療其間,接受了染病痊癒的美國醫生布蘭特利的捐血,布蘭特利在賴比瑞亞發病時,曾接受一名14歲痊癒病患的捐血,獲得伊波拉病毒的抗體,男童曾感染伊波拉病毒,但在布蘭特利照護下痊癒。撒瑪利亞救援會說,男童和家人希望能幫助這位「曾救他一命的醫師」。
    後來布蘭特利病好後,也曾捐血給薩克拉(Rick Sacra)醫生,薩克拉醫生在西非工作中也染上了埃博拉病毒,目前已康復。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攝影記者馬克坡被確診染上伊波拉病毒,成為第4個在利比里亞感染伊波拉病毒的美國人。內布拉斯加州醫學中心發現,馬克坡的血型與已康復的布蘭特利醫生的血型相匹配,於是打電話要求布蘭特利捐獻血漿,以幫助馬克坡提升其免疫系統功能。
    伊波拉倖存者的血液裡擁有對抗伊波拉的抗體,但是血型必須相符,除了輸血的方法外,還有另一則消息:(路透紐約/華盛頓17日電)在賴比瑞亞感染伊波拉病毒的美國醫療工作人員布蘭特利(Kent Brantly)醫生和瑞特波(NancyWritebol)在投以ZMapp藥物治療後痊癒,另外至少有1名西班牙教士曾使用ZMapp,但仍不幸死亡。由於ZMapp尚未經過嚴謹的臨床實驗,因此無從得知是否有幫助,但在伊波拉疫情蔓延期間,被視為有潛力的治療藥物。
    瑞特波和布蘭特利差不多是同時間感染伊波拉病毒的,當時布蘭特利還堅持讓病情直轉急下的瑞特波先使用試劑,以挽救生命,因為當時只剩一劑。不過血清試劑對瑞特波並沒有幫助,兩人在回到美國接受ZMapp後康復出院。

    由於ZMapp尚未量產,劑量有限,除了布蘭特利跟瑞特波之外,目前只有三名賴比瑞亞病患接受這種藥物治療,三人病情也有顯著好轉,而ZMapp在提供給西非染病醫療人員治療後也宣告用罄。但英國醫療專家估計,西非目前共有約3萬人需要實驗性藥物或疫苗。(路透紐約/華盛頓17日電)美官員要求3個先進生物實驗室提交伊波拉實驗藥物ZMapp生產計畫。

    血清有血型限制,疫苗也還在生產,而在此節骨眼,一位美國醫師史賓賽在回國後發病,西非馬利共和國一名兩歲女嬰也於日前染病身亡,偏偏這兩例都有長途旅行,恐怕短期內要控制疫情蔓延並不樂觀。

    我一直思考是否應該對世衛組織提出我的看法,因為套句國人常用的口頭話:你是來亂的嗎?我不確認MTS對伊波拉的治療是否有效,但是不試怎麼知道!我認為與其等待疫苗量產,不如將實驗室裡的樣本ZMapp拍照,使用MTS應急,與其等照護機器人上路,不如先使用MTS保護好第一線醫護人員。當然,前提是ZMapp必須有效,因為它是載體。

    除了ZMapp之外,也有其他國家、生技廠在研發疫苗,由日本富士軟片控股公司旗下富山化學工業公司所研製的抗病毒藥物Avigan(又稱為avipiravir)。已提供給數名從西非撤離至歐洲的患者使用。富士軟片表示,他們擁有足夠的Avigan藥片,可供應給2萬人使用,並有可製造30萬人份的Abigan的原料庫存。這項藥物在日本被核准為治療流感藥物,但未被批准可用於治療伊波拉出血熱病症。據報導Avigan 已提供給法國感染伊波拉的女護士服用,於 9 19 日治癒,西班牙染病護士瑪莉亞特瑞莎(Maria Teresa Romero Ramos)也服用 Avigan,合併血清等療法,10 19 日身上已無病毒,雖然兩人用藥都有效,但由於兩人在醫院治療時同時接受多種療法,因此,必須進一步臨床試驗,確定 Avigan 單一藥物的療效。Avigan也可以用來治療諾羅病毒。

    大家可在網路上搜尋Avigan,就能看到Avigan的相片和相關報導。

    除此之外,基於控制疫情蔓延的考量,長久以來,凡是有疫情發生時,中醫藥總是被排除在第一線之外,這波疫情,連富士軟片(雖然是旗下的化學公司)都插手了,中醫藥界也需要思考一下了吧!


ps.當越來越多集團知道MTS時,網路上的照片可能是假的,請大家要有心理準備。

聲音粒子的影響力

『一曲動人 他沉睡12年起身聽歌』作者: 盧金足╱台中報導 | 中時電子報  20141022日 上午5:50
    婦人張淑惠不離不棄照顧植物人老公,歌手朱俐靜21日到創世基金會,高歌一曲《存在的力量》鼓勵張淑惠老公,沒想到在病床上沉睡12年的植物人,忽然起身睜大眼睛。張淑惠驚呼這是很少見奇蹟,還向先生開玩笑說「看到美女來了才會起身」;朱俐靜也感動的濕了眼眶,沒想到歌聲帶給植物人這麼驚人力量。「我先生竟然會起身了!」當朱俐靜到病房探望時,先生忽然有反應,張淑惠驚喜的說,沒想到朱俐靜在病榻旁,先生竟睜開眼睛,看到先生明亮的眼睛依舊,往日甜蜜時光重現。
    看到這則報導,我在感激感恩朱俐靜小姐為創世基金會的奉獻之餘,特別覺得有關聲音療法領域的研究需要科學界再投入更多關愛的技術。我在(不可思議-分子共振健康法)一書中有一篇文章6-10章節標題:分子共振時,振動的速率和頻率對效能有影響嗎?全文如下:

    細胞可以感應到周遭的環境,也就是它能接收訊息,並做出反應。被強化後的物裡波經由週期性的振動可以由末梢改變細胞的分子結構,當分子結構改變後傳回腦中樞神經的訊息是已經改變結構後的訊息,這時大腦會立即做修正,發出不同於先前的化學訊號。

    細胞的表面有一些特殊的蛋白質,叫做受體,能偵測化學訊號。受體分子可分為兩端,一端向細胞外突出,用來接收各種化學分子的訊號,另一端向細胞內插入,準備引發細胞內部的反應。但是每個受體只能辨識一種化學訊號。你可以試著將一張不要用的廢紙揉成一團,會出現不一致的凹凸皺摺,受體和細胞間的形態有點像那樣。當化學訊號與受體接觸後,受體蛋白會產生形狀上的改變,接著啟動細胞內一連串的反應。

    因為每個受體只能辨識一種化學訊號,也就是說「對號入座」,如果最初始時的分子結構改變後所啟動的反應,導致大腦所傳輸的化學訊號不被受體接受或只有部分接受,就會影響接下來細胞內部的反應結果。

    什麼樣的化學訊號才能打開受體的密碼?從生物學的觀點來看,一條由相同單位串連起來的長鏈,毫無訊息可言;一條由兩種或更多種不同單位構成的長鏈,却可以用來表示無限量的訊息,只要長度夠長的話。舉例來說:DNA是生命的遺傳訊息,它是由ATGC、這4種核苷酸單位構成的。AGACTTAACGGAA 就像這樣一長串,讓你大可放心「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還有10,對幾千年來的人類來說,只不過是代表數目的抽象文字,近代人類竟聰明到只用這2種不同單位,如:01001001110,建構成電腦語言。

    分子共振目前廣泛使用的是,單一週期性振動,只有一個單位。臨床的結果,它能被多數的受體接受。剩下不接受單一週期性振動的受體,它們想要的是什麼樣的訊號呢?需要幾個單位,要如何組成,強弱度呢?我曾有異想,如果生物學家能在遺傳工程的研究裡,也加入研究ATGC的量子波,當分子鍵結不能按照規矩打開或組合時,只要用分子共振操做出ATGC的語言,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效度。如果真能如此,那麼對於罕見疾病,腫瘤···等問題,是不是又多開啟了一扇大門。

    目前,分子共振在振動波的訊號使用上還沒有確切的數據證明,也就是說運用2個單位的組合,以及如何組合才能達到最好的效度。我期望研究分子共振的同好,也能留意這個區塊的研究,這也需要一些測量儀器的配合才能讓研究的結果趨近正確。研究音樂治療的科學家,從無數的音樂曲調裡挑選莫札特的雙鋼琴奏鳴曲K448,認為是對癲癇患者的穩定療癒有幫助的樂曲。我認為,它的意義應該不是樂曲的情感或語言,而是頻率。能夠和癲癇患者腦內神經元共振的頻率。之所以可以減少發作,而未能不發作,是因為整首曲調有部分頻率是受體不接受的,當能接受的受體數量,大於不能接受的受體數量時,症狀就會減輕。曲調可以改寫,找出不被接受的單位、或組合,增加被接受的單位或組合,並且調到適當的攝取量。

    人體是很複雜、巧妙、多變的。對付他的方法勢必也要複雜、巧妙、多變。為什麼雞尾酒療法會廣泛運用在愛滋病患者身上,就是這個道理。新穎的或改良的技術,可以提供病人各種療癒的選擇,以因應生存環境中不斷變動的因子,不過,每一種運作都必須顧及到它對人體潛在的衝擊,這也是我們在研究分子共振語言時,所必須留意的。

    站在科學研究的立場,朱俐靜唱的「存在的力量」歌詞、歌譜、當時伴奏的樂器或音響、朱俐靜的歌聲等,都有必要存檔研究,包括張淑惠的老公當時腦波的儀器紀錄,如果還能讓當時的影音重現,再好不過,錄影或錄音都是珍貴的資訊。可惜,大家往往將這類消息當成一種意外驚喜,一種上天給予的獎賞,隨著時間成為口耳相傳的美事,而忽略了這件美事背後可能傳達的偉大訊息。我相信美夢加上努力可以成真,我更相信美夢加上努力加上冷靜分析後的科學研究能讓更多的人美夢成真。




依潑辣家族造訪前的彩排

    伊潑辣家族剛出道時很低調的,雖然有很高的致死率,也都乖乖地待在非洲部分國家,但是由於行銷策略成功,加上技術日漸進化,依潑辣們開始走紅,更加難以控制。
    我因為身處醫療單位,對於傳染家族的警覺性會比一般人高,我稱之為殺死後遺症,殺死家族造訪台灣時,政府公告只要民間醫療單位有工作人員和殺死家族打交道,就必須暫停營業。我當初很緊張,到處去買口罩,各種款式都有,還強迫醫生和行政人員,傷科人員全數上班時都要戴口罩,每天三個時段用漂白水消毒,還用中藥調配殺菌劑天天蒸煮,企圖殺死空氣中的病毒。只要網路,新聞,報紙有任何關於中藥可以對抗殺死家族的消息,我都問醫師:「要不要買來試試看?」當時醫師用指關節敲我的頭,現在想想,的確非常歇斯底里。

    不要覺得我的行為好笑,其實,我的行為正是普羅大眾的縮影。利用空中交通的便利性,伊波拉已於不久前成功登陸美國本土,如果美國已淪陷,那麼接下來會是香港、中國大陸、還是台灣呢?日本、韓國、東南亞、歐洲可能倖免嗎?儘管至目前為止,研究人員認為依波拉病毒不會空氣傳染,因此不會像流感病毒一樣引爆全世界的大流行,但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已經有越來越多投入第一線防護醫療工作的人員相繼染病死亡。

    台灣目前專注在食安問題的處理,選舉的腳步也不能停,防疫這個區塊做好完善準備了嗎?

前不久學生從LINE上傳了一張相片給我:

看了這張相片後覺得『真慘! 』不過,還是要給大家一些建議:
    伊波拉病毒從何處、如何感染的問題全部交給流行病學的科學家們去頭大,我們只需關注現階段的危機問題,因為事實證實:目前已經進入人傳人的階段,伊波拉病毒會先感染人體的巨噬細胞和樹狀細胞,這些細胞又隨著血液運往全身,接著感染免疫系統中心之一的脾臟和負責體內物質循環過濾的肝臟,然後大量複製自已的RNA(遺傳訊息),急速增殖,結果,人體的免疫機制會暴走,巨噬細胞過度反應,釋出過量的凝血因子,全身無秩序地發生凝血反應,造成血管內凝血因子的量不足,而出現出血現象,加上內皮細胞(塑出血管輪廓)也感染病毒,血液更容易外滲。因為這種免疫機制的暴走反應,病人很容易因多重器官衰竭而死亡。

    如果我們清楚依波拉病毒的入侵模式,那麼拿掉讓免疫系統暴走的因,讓免疫系統穩定下來,保護血管壁,重整肝和脾的機制,或許是伊波拉登陸漢藥國家前研究漢藥醫學的人員需要傷腦筋的事。

    疾管局每年不論區域性或世界性有疫情要發生前都會透過傳媒通告,我會留意通告,並且和醫師討論是否需進特定藥材做準備,這在一般醫療院所是很普通的事,但是我並不建議大家去做預購藥材的準備,有許多人擔心買不到藥,事先囤積一堆,請大家細想:那麼嚴重厲害的傳染病,政府相關單位可能讓你躲在家裡自己煮藥治病嗎?一定是隔離啊!送到特定醫院啊!

你囤積的藥最後會長一種小小的黑蟲,然後丟掉。有人不服氣,說:「有喝可以預防,才不會中獎。」別傻了!我將藥材弄成一包包的放在展示架上,教你買藥我才能賺錢,幹嘛在這KEY字,多煩悶啊!我只是擔心你們還沒染上依波拉病毒前就先讓不合身體症狀的藥給害了。

    就像防治所有傳染病一樣,請大家注意相關訊息,例如研究單位提出的警告,防範措施,做好個人清潔和防護工作,留意個人身體異常變化,如有發燒、肌肉痛、頭痛、喉嚨痛、嘔吐、腹瀉、皮膚出現斑和疹,血便,齒齦或皮下有出血現象等,都應該先電話通告,讓防疫醫院派專門醫護人員前來,不要隱匿病情,也不要貿然到一般醫院,反而會讓病毒藉機擴散。


PS:使用MTS的學員,知道不需囤積藥材的方法,但是也不要看到媒體說甚麼就拍甚麼當載體,懂喔。

分子標靶軟體教你瘦得快 - 無敵殺油黨



瘦身也要推廣,肥胖是造成多數慢性疾病的原因之一,膝關節髖關節踝關節受損都和肥胖有關。

ps.聲音開小聲循環播放

注意事項:
1、殺油黨的力量很強,如果不要瘦那麼快,只要中餐飯後,

  晚餐飯後各跑三小時即可,如果想瘦快一點,
  也要看你的身體是否能承受,自己調配時間。
2、水分要適當補充,慢慢喝,不要牛飲,廢料要清出體外。



如果要用手機跑殺油黨,可以設定降脂方,綜合眼方一號,武薛葉和巨型海藻氣囊要自己上網下載。另外有些人的肥胖兼有水腫,不要一開始就用殺油黨,先跑理中湯,砂仁,半夏,茯苓,將水腫問題先解決。另一類族群是身體機能差,影響代謝,是一種虛弱的胖,這種人也不適合一開始就用殺油黨,要先用新陳代謝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