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光音流的故事 - 刘丽丽

 - 本文來自中國大陸光音流學員的分享
201112月底,在新疆刚刚生下女儿几天的我,还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兴奋和幸福之中。医生拿着一张报告单进来,很沉重的语气告诉我,女儿患有先天性甲状腺功能低下症!需要终生服药!
我不清楚,先天性甲状腺功能低下,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医生的面色和语气,让我和家人很不安。
先生赶紧上网搜索“先天性甲低”:痉挛性瘫痪!聋哑、智力低下!神经反射迟钝!木僵昏睡! 精神失常!表情呆滞!眉毛脱落!四肢短促!行动迟缓!行走姿态如鸭步!肌张力减低!全身骨痛!
...
先生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个闷雷劈在我的身上,那些症状中的任何一条,哪怕只有0.01%发生的可能性,但万一发生,对我的女儿都将是一辈子100%的痛苦和煎熬。
我可怜的女儿!我抱着女儿泪流不止!
后来经过复查,女儿确诊是先天性甲状腺功能低下症,需要终生服药!
女儿从来到人世间的第十五天开始,我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她,而是用一种特殊的勺子给她灌药!!因为我害怕万一哪一天我忘记了给孩子喂药,那些灾难就会落在我女儿的身上。
除了灌药,还有一件事情是我每天一定会做的:提心吊胆地观察孩子的头围有没有变大,体重有没有增加,个头有没有增高,表情是不是呆滞,视力、听力是不是正常……
只要孩子的身高体重没有增加,我脑海里冒出来的就是:痴呆儿、侏儒症、鸭子一样的走路姿态……
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让我的身体终于扛不住了!
我开始出现频繁的头痛,只能吃止痛药缓解,很快地又出现胸口堵慌、心口刺痛等症状,每天都如此,我自己很清楚这是长时间心理压抑导致的,所以没有去医院检查,就这样一天天地熬着。
直到2013年年底的一天中午,刚拿起筷子准备吃饭,筷子突然掉在地上,连续试着捡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整个手不听使唤,一丝力气也使不上来,一下子整个人都懵了。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多次,一次比一次严重,这一天我非常恐惧,感觉好象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只好把身体的情况告诉了先生。
先生知道后非常着急,马上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最终的结论:这些症状都有可能是甲状腺功能低下引起的,这种情况需要终生服药,后期还需要根据检查的指标随时调整药量。医生还强调:甲减的问题是治不好的!
医生的话彻底把我打垮了!
我的女儿,我,甲状腺功能低下,终生服药!
除了流泪,我不知道怎么办!
……
先生心有不甘,开始疯狂地在网上查找资料,咨询全国各地的甲状腺治疗专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北京一家医院回复说我的病可以治好,他们从国外引进的先进技术,可以不用开刀不做手术,只需住院3天,治疗费用大约一万多。顿时,我和先生看到了希望,立马奔赴北京治疗。 
接受治疗3天后,发现病情比以前预估的更加严重,双手抖得厉害,心率每分钟只有50多次,并且出现了幻觉,整个人焦躁不安。
医生见到当时的情况,延长了我住院治疗时间,结果一共治疗了7天,费用也增加到了四万多,但情况并没有多大的改善。
医生说我的情况特殊,身体恢复需要时间,让我回家以后继续吃药,又开了一万多块钱的中药。 
回家后每天按时吃药,一个月后药吃完了,去医院复查,甲状腺过氧化酶抗体、甲状腺球蛋白抗体,两项指标远远超过正常值,
医生说这种情况很容易引起其它恶性病症。
又开了一万多的中药,还得配合打一种针剂(具体什么针,记不清了,一针好几百元,连续打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再看情况。
就这样治疗了2个月,前后一共花了七万多,有些指标有所改善,但整个身体的状况改善不大。
现实让我觉得治病就像一个无底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所以决定放弃治疗,自己回老家休养。
当时的身体状况,连自己都没有办法照顾,只好忍痛把女儿留在新疆交给她奶奶照顾。
先生当然不愿意我放弃治疗,为了让我有更好的治疗条件,没多久他偷偷跑到了成都,找到工作和房子安定下来以后,给我打电话:“成都有大医院,看病方便,快来吧”。
就这样我到了成都,但一直不愿意再去医院治疗。一个月后房租、生活开销的经济压力实在太大了,我开始出去找工作。
那个时候由于身体的原因,说话的时候连字都吐不清,整个舌根都是硬梆梆的,一个字都嚼不清,头脑反应也特别迟钝。加上前段时间治疗后,脸上长了很多脓疮,没有哪家公司愿意接收我。
好在我坚持不放弃,最后也算是运气比较好吧,20146月份终于进了一家健康公司,公司主要是通过“辟谷”调理身体,开始时我也不懂什么是“辟谷”,反正每月公司开课时,我跟着用户一起做,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感觉身体越来越好,慢慢地我把甲状腺的药物给停了,各项指标却恢复了正常,脸上的疮也渐渐好了,真的太让我意外了,身体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好了。
更兴奋的是,虽然我不确定辟谷是不是也能够治疗女儿先天性的问题,但我总算看到了女儿的一线希望!不过这要等到女儿长大了以后才能用辟谷这种方法。
就在我心里刚刚得到一点安慰的时候,又接到另一个晴天霹雳,201410月,妈妈打来电话说爸爸被检查出肝硬化晚期!
此后,家人陪伴爸爸一直辗转于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兰州中医院,以及西安的西京医院。
20154月份,机缘巧合下,张杰老师受邀到我们公司讲课,张老师连续3天的P.A.N平衡自然养生课程,让我豁然开朗,重新认识了生命与健康。
就在最后一天下午课程快结束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爸爸在西京医院已经昏迷好几天了,这次的症状明显和以往不一样,医生说我爸的时日不多了!让抬回家准备后事了。 
电话一挂,我直接想到讲台上的张老师,感觉他就是我的救星,我壮着胆子走上前向张老师求救,没想到张老师尽然答应帮我,他说只要我爸爸有求生的意愿,他就有把握让我爸爸恢复健康。 
第二天张老师特别抽了半天时间,传授我一些能量治疗的方法,又配了一些营养品,让我带着MTS分子标靶软体(光音流的前身),请假回家照顾爸爸。
第四天到家后,我马上按照张老师传授的方法,给还在昏迷中的爸爸做能量治疗,没想到几次治疗后,第二天下午爸爸就开始清醒了,后来又配合营养品和光音流一起治疗,爸爸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虽然还是会昏迷,但每次昏迷的时间越来越短,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
治疗到第7天的时候,爸爸可以下地四处走动了,到第15天时,我还拍了一张爸爸抱着妹妹家孩子在院子里玩耍的照片,后来爸爸竟然可以打扫院子、帮妈妈做饭了(爸爸虽然很会做饭,但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他和妈妈一起做饭的画面)。
爸爸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有一天他居然一个人悄悄跑到集市上,优哉游哉地逛街,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很诧异,因为他们知道爸爸生病,已经很久不能出门了。
在家照顾爸爸一个月,看到爸爸情况完全稳定了,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带着爸爸到成都,我白天可以工作,晚上可以继续为爸爸调理。
到成都后,两个月的时间,爸爸的身体恢复很好,之前肝区疼痛难忍,后来肝区也不痛了,看上去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周末我会陪爸爸妈妈到宽窄巷子、锦里、武候祠到处逛逛,有一次我们还去了青城山,一家人特别开心。
某一天,爸爸无意中从朋友那里知道自己是肝硬化晚期,他的精神一下就垮掉了,不再让我给他做治疗,强烈要求回老家,说不愿意再拖累我。
我怎么也挽留不住,爸爸说他这辈子没有坐过飞机,我只能含着泪买了飞机票,让妈妈陪着爸爸坐飞机回了甘肃。
后来和家人通电话时,他们都不会告诉我爸爸真实的身体情况,就这样,一个月后,爸爸永远地离开了。
在陪伴爸爸的最后3个月时间,看着爸爸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我觉得张老师的P.A.N健康体系,真的是太好了,心里特别敬佩张老师,那时就一直有个念头:要是能跟着张老师学习就好了。 
爸爸去世后,以前给他做治疗的光音流就闲下来了,后来有好多次用光音流为远在新疆的女儿调理感冒、发烧、牙痛,效果都很好,这使我对光音流有了很大的信心。 
2016年得知张老师成立了公司后,我就开始一直关注着,特想跟着张老师做事业,一直到20174月份,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终于来到了成都无量之网科技有限公司。
张老师当时问我:“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因为受大众观念认知的影响,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被理解,特别是推广光音流,甚至还会被人嘲笑,前期工作会很艰苦,收入也不高,你能坚持吗?”
当时我想也没多想,就坚定得跟着张老师,因为我从爸爸和女儿身上,看到光音流的神奇效果,如果我能帮助更多的人了解P.A.N,帮助更多的人了解和使用光音流,哪怕被嘲笑我觉得都是值得的。
进入公司后,我一直参与售后咨询工作,期间见证了光音流的用户们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的真实案例。
2017年,孩子到了上学前班的年龄,我们把女儿接回了身边,8月下旬,孩子做入学前体检,体检结果再次让我胸闷,女儿肝脏指标有几项不正常,显示肝脏细胞已经受损!

那段时间女儿没有感冒和其它毛病,经过多方咨询确定孩子的肝脏问题很可能是长期服用治疗甲低的药物所致。
我可怜的孩子,我原以为只要好好坚持吃药,等她长大了,就可以辟谷治好她的病。
但是,残酷的现实粉碎了我心中的希望,女儿现在肝脏就已经受损,等她长大,可能肝都已经坏死了!
不行!我必须要想办法救我的孩子!
我把女儿的病和现在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老师。
张老师的话让我又有了希望,他说可以通过系统的调理方法让女儿健康,但因为女儿要上学,我要上班,而光音流是最简便、最不花时间的调理工具,让我先使用光音流给女儿调理。
连续调理到十月中旬,女儿身体出现了特别强烈的反应,吃饭饿得特别快,吃完饭没一会女儿就喊饿了,一天不少于七八餐,半夜醒来还要吃。由于之前自己有过甲状腺调理的经验,知道这种表现说明女儿经过光音流调理后,甲状腺功能已经有了变化,原来的药量对女儿来说已经过大了,所以导致她出现了甲亢的表现。 
但我还不太确定,又连续观察了好几天,情况一天比一天明显。这让我更加确信了光音流的效果,也让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可不可以不吃药,只用光音流调理呢?
在咨询了张老师后,我做了一个现在看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
完全把药给停了!
停药之后,孩子的饮食情况就慢慢恢复了正常,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
我信心满满地用光音流继续调理,到了11月的时候,先生开始担心了,因为孩子已经停药半个月了,而之前6年时间从来没有哪一天间断过吃药的。
我观察孩子情况还算正常,打算再调理一段时间才去医院检查。但先生非常着急,非得检查了才能安心。于是我只好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甲状腺指标还有2项不正常,但基本也快接近正常值了,还好在我意料之中。
可另一项检查又让我的心紧绷起来:孩子有甲状腺结节和淋巴结节(以前一直没有做过这项检查)。医生还说孩子淋巴结节的位置很危险,必须立即做手术,要我马上办理住院手续。
由于我对光音流的信心越来越强,以及对张老师的信任,当时委婉地拒绝了医生的建议。
但是医生把情况说的如此严重,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担心,我把检查的结果告诉了张老师,征求他的意见需不需要动手术。
张老师说当然不需要手术,说要让我在女儿身上再次见证奇迹!另外,嘱咐我在用光音流的同时,每晚睡前配合能量治疗,又特别交待了一些治疗的诀窍给我。 
从那天以后,除了用光音流继续跑方,每天睡前我坚持给女儿做十几分钟能量治疗,后面随着女儿身体情况的变化,在闫老师的指导下又调整过两次光音流的方案。
就这样连续调理了一个多月,先生的担心又开始了,他跟我说:“要不再去检查一下,如果指标还没有恢复正常,我们还是给孩子少吃点药,停药太久害怕会影响孩子。”
但我明显感觉到女儿的状况越来越好,脖子也开始瘦下来了,所以一直拖着不去医院。
最后,先生还是过不了他心中的那道坎,自己带孩子去医院做了检查,我清楚地记得1225号那天下午,先生在电话里激动地说,“检查结果出来了,你猜………”接着先生的声音就开始抽泣,再也没有说出话来。
我当时回答先生:“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结果了”,然后我的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压抑了整整6年的各种情绪,那一刻全部爆发了!
想想孩子刚出生时,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女儿喂药,一刻都不敢耽搁,生怕忘了!
想想6年的时间,每隔3个月女儿就要到医院抽血复查,看着一丁点儿大的女儿,每次都被抽出一管一管的鲜血,所有人心里都有说不出的痛!
只要孩子稍微长得慢一点,一家人的心情都会非常紧张,整整六年时间的担惊受怕!
而现在,女儿的甲状腺指标终于恢复正常了!那一刻我根本控制不住激动喜悦的眼泪。
就这样看着先生发过来的报告单,不知道哭了多久,才想起要把好消息告诉丁老师和张老师,那天他们都不在公司,我马上把女儿的检查报告单发给他们。
那一刻我发现,我想对他们说的感谢的话太多太多了,可是当我拿起手机把编辑好的文字写了删,删了又写,反反复复好几次,发现任何文字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最后只能给丁老师发了一句话“您要是今天在公司,我绝对会抱着您大哭。”
我也万分感谢在女儿调理过程中,为我指导方案的闫老师,为女儿做远程能量治疗的洪姐和小平,以及相信我支持我的先生!
因为那天只做了甲功的检查,忘了给孩子做结节的检查,一个月后,先生又带女儿去医院复查。B超结果一出来,先生再次激动得流泪了,医生看着报告说:孩子这么小,甲状腺肯定是完好的,为什么要给孩子做检查呢?
先生告诉医生,孩子前两个月检查出来是甲状腺结节和淋巴结节,当时医生还说了必须要动手术,听到这话后,医生当场就呆住了,因为此时女儿的甲状腺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这次拿到结果,我第一时间把结果告诉了张老师:女儿甲状腺完全好了,好消息来得太快了!太意外了!
张老师的回答:不意外啊,不算快,一个月前应该就已经好了的。
他的回答也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看来今天的结果早在张老师的意料之中了。

接下来女儿的爷爷奶奶、外婆,所有家人们都知道检查结果了,彻底被光音流征服了,以前他们一直不理解我的工作。
“这样的方式可以治病?!”他们都认为我被洗脑了,走火入魔了。
而现在,只要他们有不舒服的症状,就会马上给我打电话,要我帮他们调理。阿公的腿、妈妈的更年期、婆婆的哮喘、先生的心脏、妹妹的牙痛、妹妹儿子发烧、妈妈朋友的肩膀……我的几台光音流简直忙不过来。
这就是光音流的神奇魔力,它既能征服世界各大发明展的评委们,斩获一个又一个医疗类组的金牌,也能用效果征服普通百姓,人们可能因为不明白它而怀疑它,但只要使用了它,就会被它的效果所折服。
至此,我当初的选择和坚持,也终于得到了家人的尊重,我越来越深爱我的工作,我能把自己学到的,体验到的,传递出去。
每天我可以帮助到很多的人,这些人可能以前从来不认识,可能以后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但是,因为有光音流,即使我们隔着山山水水,我也能帮助到他们,每次看到用户朋友感谢的留言,我的心里也是满满的幸福~~
给予别人,是生命中最大的幸福。
我希望光音流可以快点普及到每个家庭,所以我怀着喜悦又夹杂着一点沉痛的心情写下了这篇真实的分享,希望可以让更多的有缘人放下怀疑,早点用上光音流。 
感恩光音流,让我生命中的不可能,变成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