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子載體的應用和症狀判斷-藥材篇(二)


在此使用解剖圖標出發生症狀的位置來說明。

紅框的位置幾乎是在極短的時間內陸續發生痠痛脹麻的感覺,頸部無法正常左右轉,低頭後仰,轉兩三下,前側脖子的肌肉就會緊繃,後側脊骨和肌肉緊痛,手臂麻痛,無法上舉,下肢脹痛麻,時而有蟻行感,腳底麻或腳背痛。

除此,眼睛酸澀,兩便時軟或硬,時而少,頭易痛,眩,耳塞,腰痛,腰痠。睡眠後上臂肩背更僵痛。

    這種綜合性症狀很像藥材篇(一)所說的問題。可是如果用半夏天麻白朮的配伍卻無法竟功。最好能在細查病人有無瘤(良性惡性)或腺體(良性惡性,所有腺體)的問題。

    曾經處理的案例是有腦脊髓液循環不良症狀,用半夏天麻白朮加方一星期後症狀改善四成,續用三日,除了低頭不流清涕改善外,其餘即不再進步,細查後得知腋下有淋巴瘤,支氣管擴張,經常短咳,改用消瘰方兩星期後,綜合性症狀繼續好轉,手可上舉眼睛模糊感消失,酸澀感消失,夜間可隨意翻身,睡醒時的僵痛感剩三成。不過這兩方合用成效沒有單用好,因此,要分時段跑。期間沒有使用經絡和解剖圖。

    上例是兩因而症狀重複。

    另外,有一種情形是因為天氣變化,外感風寒,誤藥誤食,情緒易怒,鬱結,加之病人原有的慢性疾病交錯而發病,也會出現上列綜合性症狀。這時很難判對何者為因何者為果,尤其病人又有免疫調節障礙的問題時。這時候載體的種類要越少越好。曾經處理的案例,只用一張消瘰方加強版兩天,腰痛消失,腳脹麻感消失,蟻行感消失。

    人體是個複雜的有機體,雖內分泌腺各司其職,但彼此相關繫,互相牽動,我認為此方在處理人體疾病問題上還有極大的研究空間。

    標靶消瘰方目前被使用於和腺體相關的問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