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醫界能啟動MTS對黏多醣症等罕見疾病的研究

    翻轉思想不易,翻轉利益更難。MTS雖然只是工具軟體,但是可以用在許多領域,如果醫療領域能投入研究,不僅能為全球省下龐大的醫療支出,還能大幅減緩地球環境劣化危機。

    第六型黏多醣病患,一人年花健保2463萬,排名第一,排名第2,3的,分別為黏多醣第二,第一型病患,一人平均一年的藥費是1617萬和1200萬,一位黏多醣病患自述從小六打針到23歲,健保已為她支付上億元的醫療費。目前被認為有效的方法是酵素藥物治療,每星期打一次,一劑八萬元。

    不僅黏多醣症,幾乎所有的罕見疾病都需要消耗龐大的醫療費和其他必需的社會資源,三高的健保支出也是非常可觀,平均每年會吃掉258億元。而且這些數字只會逐年攀升。

    我在一位糖尿病合併視網膜黃斑病變朋友的藥袋上看到副作用是:青光眼,血糖升高。

    我問她:眼科醫生不知道你有糖尿病嗎?

    她說:知道啊!

    我說:你的黃斑部水腫和視網膜剝離是血糖過高引起的,降血糖都來不及怎麼還用會升高血糖的藥。既然要治療眼睛,怎麼還開會引起青光眼的藥?

    我還有一位患類風溼性關節炎的朋友,她將藥袋給我,我將藥名搜尋後,副作用有:失眠、肌肉痠痛、肌肉僵硬、噁心、食慾不振、腸胃不適、血糖升高等等。而這些症狀都出現在她身上。

    我問她:類風溼性關節炎會有肌肉痠痛、肌肉僵硬的問題,為什麼醫生還開會有這種副作用的藥給你?

    諸如此類的情形很多,這種用藥邏輯在國外已經被許多研究機構抨擊,雖然,國外也是相同的邏輯,不過越來越多退休醫師跳出來指出錯誤,也因此受到推崇。不過,我感到納悶:難道他們在行醫時不知道有問題?為什麼退休後才說出真相呢?
    癌症,每年有數千萬人罹癌,人數還不斷攀升中,隨著醫藥科技的發達,即使死亡人數仍持續攀升,但是也有許多人得以延長生命,而且人數也在攀升中,如果癌症也變成慢性疾病,就像三高一樣。全球醫療體系對這種即將來臨的變化做好準備了嗎?不論對政府對家庭而言都將是風暴級負擔。

    利益是一種槓桿,就像股票市場,全盤皆綠時,放空是賺錢的一方,舉世多病時,賺大錢的是誰?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則關於治療C 型肝炎的消息,一顆藥丸三萬元,當你花到300萬元時,C 肝99%可治癒,這是自費的藥。

    我在雜誌上也讀到一篇報導,國際上許多宗教團體或人道團體會率醫療團隊到偏鄉義診,偏鄉對這些團隊的感受是如何呢?我非常訝異,他們不全然高興。因為他們必須配合張羅整個團隊的食衣住行,宣傳,活動等等,每個醫療團隊來就累一次,醫療團隊走後一切又歸於無,所謂歸於無的原因很簡單:醫療團隊走後,他們沒有藥,也沒有會用藥的醫生。非常諷刺,不是嗎?就像每年一度的短期夏令營活動。

有窮人的銀行家之譽的孟加拉經濟學家穆罕默德.尤努斯。(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創立孟加拉農村銀行,向社會最底層的窮人提供小額銀行貸款,使這些在一般金融制度下無法得到信貸的人有了創業的起步資本。受此影響,許多普通人發現自己也可以向全世界貧窮國家和地區的窮人提供小額貸款,而非常重要的一個理念是:這種行動不鼓勵恩人關係,而是合作夥伴關係,因此,彼此是建立在相互信賴、相互尊重的良性合作基礎上,這就是Kiva成立的精神。

    全球最大微型貸款網站Kiva如何創造「25美元的奇蹟」! 

Kiva依靠大型企業贊助和小額捐款運作,是目前國際上最大的微型信貸社會企業,結合了微型信貸與群眾募資的概念,運用網路連結遠在地球不同角落的借款人與放款人,有效處理貸款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Kiva的願景是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有能力給自己和別人機會。25美元是無息借款。我搜尋到的資料是:Kiva目前在全球的借、放款人遍及78個國家,在各個地區共有247位合作夥伴,總計放出5.7億美元貸款,最重要的是,Kiva借款人的還款比率逼近99%!「我知道這有點本位主義,但如果你相信你正在做的事情是種破壞式創新的話,那就專注在你的核心信念吧!」這句話是Jonny Price說的,他是Kiva資深總監暨負責人。

    不論你多富有,生病了就是窮人,尤其是在偏鄉生病的人,更窮了,我們可以有些作為,就像kiva的願景一樣,每一個人都有能力給自己和別人機會,那麼嘗試翻轉你的思想,長久以來根深蒂固的醫療模式是不能變動的嗎?美國已經用魔鬼在稱呼國家每年編列的醫療預算,這些預算是可以節省下來的,不僅美國,任何國家都一樣。但是改變是危險的,道德、勇氣和利益必須一戰,不過,如果不想繼續舉國背負醫療債務,就早點著手研究破壞式創新的可行性吧!